24小时在线直播喊单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24小时在线直播喊单

当前位置: 首页 > 德指直播高效分析

美团“杠上”阿里 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 美团在打什么牌?

时间:2020-07-30人气: 作者: 小编

7月29日,有用户发帖称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其次微信支付,而支付宝支付未在支付选择列表上。

  29日下午,美团旗下支付产品“美团月付”在其官方微博上,疑似隔空喊话间接回应:“其实这文章的主体换成饿了么APP和微信支付也同样合适呢。”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第三方数据来看,在今年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平台中支付宝占有48.44%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其次腾讯(微信支付)、银联、快钱支付依次占有33.59%、7.19%、6.1%的份额。

  “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排名前三的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占比超过9成。美团这个回应里逻辑有个bug,消费者用饿了么就用支付宝不会不方便,用微信时的微信支付也一般不需要开通新支付方式,但是用美团时选美团月付呢?是不是得开通?”华东一家支付机构人士称。

  美团消费不再能用支付宝支付?

  7月29日下午,有用户发帖称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美团月付和银行卡支付占据优先位置,其次微信支付,而支付宝支付未在支付选择列表上。

  一直以来,支付宝支付在美团付款页面都处于折叠状态,美团用户只有点开折叠才能使用支付宝支付,而这次,用户点开折叠页也无法看见支付宝支付的选项了。

  据了解,这不是美团第一次取消支付宝支付,2016 年、2018 年分别有过两次用户反映美团点餐曾短暂无法使用支付宝支付。在知乎上的一则帖子显示,有用户在2016年使用美团付款时发现无法使用支付宝,但随后通过与客服沟通即可恢复支付宝支付。

  舆情发酵后,同一天下午,微博认证为“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美团金融服务平台旗下美团月付官微疑似隔空喊话称,“‘其实这文章的主体换成饿了么APP和微信支付也同样合适呢’,新来的实习生读完36氪报道,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同时,美团还贴出一张饿了么的支付页面截图,显示只有两种支付方式:花呗、支付宝。

美团“杠上”阿里 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 美团在打什么牌?(图1)

   注:图片来源网上,当天晚间,美团月付官微已不见该回应

  那么,真实情况真的是如此吗?

  29日晚间,在美团点评上,记者在选购产品进行支付环节发现,当前可供首选的是美团月付、其次是其他银行卡(需绑定),以及微信支付。

美团“杠上”阿里 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 美团在打什么牌?(图2)

  在饿了么APP及支付宝饿了么小程序上,记者点单进入支付环节发现,首选项是支付宝花呗,以及用户绑定的银行卡进行支付。

美团“杠上”阿里 取消支付宝支付接口 美团在打什么牌?(图3)

  不过,对于美团月付微博上述的说法,华东一家支付机构人士认为“逻辑有bug”,“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排名前三的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占比超过9成。消费者用饿了么就用支付宝不会不方便,用微信时的微信支付也一般不需要开通新支付方式,但是用美团时选美团月付呢?是不是得开通?”

  易观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末,中国第三方支付平台中支付宝占有48.44%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其次腾讯(微信支付)、银联、快钱支付依次占有33.59%、7.19%、6.1%的份额。这也就是说,美团月付当前还是起步阶段,而用户在美团消费时,如果只能选择美团月付,将给后者带来巨量的新用户。

  无怪乎在行业人士看来,美团“取缔”支付宝支付是在拉新,暴露了其拓展消费信用市场的野心。

  只是,美团和支付宝“杠上了”?巨头相争,消费者可能最受伤。

  O2O巨头加入信用支付战局,支付宝腹背受敌?

  “O2O是出行、小店零售之外另一个高频消费场景,一直以来都是阿里巴巴和支付宝力图切入的市场,近年布局社区、本地生活等等,均意图在此,无奈切入难。如果用户在美团内的使用黏性足够,而美团月付的开通和体验又流畅的话,那肯定在短时间内,美团月付说不定就会迎来爆量。”上述支付机构人士称,“这样一来,支付宝也许是触不及防,腹部受敌。”

  公开资料显示,美团月付是美团金服旗下信用支付产品。券商中国记者此前曾报道,今年5月29日,在美团APP,其信用支付产品美团月付已正式上线。记者体验发现,开通该业务后,在美团系APP消费时,比如点美团外卖、买菜,摩拜骑车、住酒店、旅游出行等,都可以先“赊账”,用美团月付授予的信用额度完成支付,下月8日再统一还款;这样算下来,每月固定1号出账、8号还款,相当于最长有免息期38天。

  和支付宝花呗等互联网信用支付产品类似,美团月付作为美团推出的信用消费工具,初始授信金额通常在300元到3000元之间、最高12000元,运营主体是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彼时,美团月付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试运营期间,月付用户的美团订单量平均提升超20%,交易金额平均提升超15%;用户开通美团月付6个月后,月付在支付环节的被选率,相较开通首月、平均提升了超六成,越来越多的用户尤其是90后、95后美团用户,开始习惯把美团月付设置成首选支付方式;其三,在下沉市场,三四五线城市用户的月付开通意愿和还款表现甚至比一二线城市用户还要好。”

  面向广阔的C端用户人群,在基于消费交易的基础上,直接提供各类资金融通(含借钱、分期、贷款等)的业务,长期以来都是金融机构、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大公司激烈竞争的市场。它们在发力消费金融领域时,往往会推出“花借组合”,花是消费分期(类信用卡功能)、借是消费信贷

  当前,市场已有如蚂蚁的花呗、借呗,京东数科的白条、金条,去哪儿网的拿去花、借去花,苏宁金融的任性付、任性贷等。当前美团的月付、生活费借钱组合也属于此系列产品。

  不难发现,上述推出“花借组合”产品的其他家大公司,多是电商、O2O平台,消费金融业务背后,往往都有着强黏性消费场景、高消费支付跳接的联结关系。以蚂蚁花呗、借呗为例,背后就有阿里系的天猫、淘宝、饿了么、盒马等等高频消费平台,且笔均消费金融相对较高,能优选支付宝作为交易结算方式。

  也是因此,上述支付机构人士向记者分享了一个观点,美团月付要“单挑”支付宝并不那么容易:美团月付在用户消费行为里最大的特点是小额高频,所以必然也将同样面临单场景账单不够厚、用户很难有分期需求的问题。

  “对标花呗或信用卡那样的信用支付产品,依靠用户消费分期的收入来覆盖免息资产的资金成本,以及还有团队运营成本、坏账不良核销成本、监管成本等等的话,根本就是一笔不断亏钱的买卖。”他指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