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在线直播喊单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24小时在线直播喊单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喊单精准直播

紫金矿业拟收购巨龙铜业再扩张

时间:2020-06-12人气: 作者: 小编

紫金矿业拟收购巨龙铜业再扩张(图1)

紫金矿业拟收购巨龙铜业再扩张(图2)

最新价:3.97

涨跌额:-0.08

涨跌幅:-1.98%

成交量:80.8万手

成交额:3.20亿

换手率:0.41%

市盈率:24.22

总市值:1007亿


紫金矿业拟收购巨龙铜业再扩张(图3)

  “偏爱”铜矿的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又将控股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下称“巨龙铜业”)。6月7日晚间,紫金矿业表示,拟通过全资子公司西藏紫金收购巨龙铜业50.1%股权,本次交易对价合计为38.83亿元。

  不过,紫金矿业此次收购也面临压力。过去三年,巨龙铜业均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逐渐扩大;除此之外,也存在金属价格波动、项目不能按预期进度投产等诸多风险。青海前首富肖永明更是曾因以高达151亿元巨资豪赌巨龙铜业而深陷财务危机。


  “紫金矿业对西藏有着深厚的矿业情结,先后参与了西藏玉龙铜矿和谢通门雄村铜矿开发。尽管在目前市场和经济技术条件下,巨龙铜业是一个具有重大挑战性项目,但紫金矿业拥有在高原成功运行矿山的经验,在低品位难选冶矿产资源大规模开发及生态环保方面,其技术与管理创新能力有较强的比较竞争优势。”6月6日,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签约仪式上指出。

  再买铜矿

  紫金矿业通过全资子公司西藏紫金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西藏藏格集团、藏格控股、中胜矿业、深圳臣方、汇百弘实业持有的巨龙铜业合计50.1%股权,本次交易对价合计为38.83亿元。

  交易完成后,紫金矿业将主导中国已探明铜金属资源储量最大的斑岩型铜矿开发。

  本次收购资金占紫金矿业2019年经审计归母净资产的7.59%,收购资金将通过紫金矿业自有资金和银团贷款方式解决。

  据了解,紫金矿业是一家以黄金、铜等金属矿产资源勘查和开发为主的大型矿业集团。

  对于此次收购,紫金矿业认为可以大幅增加国内铜资源储量和产量,可持续发展能力显著增强,巨龙铜业的开发,将对紫金矿业在西藏已经参股的玉龙铜矿、天圆铜金矿项目建设及运营产生协同效应;整体建设进度近半能实现短时间建成投产目标;融资和成本优势明显,预期投资回报见效快;项目为在建工程,能实现快速投产目标,将为紫金矿业发展贡献新的经营业绩。

  陈景河表示:“借助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东风,紫金矿业将充分利用好入驻巨龙铜业这一重大平台,与各合作方共同竭尽全力,在2021年底基本完成驱龙铜矿一期工程的建设,并适时启动项目二期工程。”

  事实上,紫金矿业早就开始布局铜矿。早在2019年,紫金矿业完成了加拿大Nevsun Resources Ltd。(下称Nevsun)100%股权的收购,并公开增发境内上市的人民币普通股(A股)约23.4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0亿元。

  对于此收购,香港国际矿业协会会长孙铁民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内公开增发,对紫金矿业而言是没有办法,不像其他的矿业公司自己兜里总是装着几百亿现金做起交易要好很多。

  “中国缺铜,许多铜矿应该去做(去海外并购铜矿),并购是矿业公司的常态,一个大型矿业公司不是靠自身的内生的建矿,这个速度太慢,跟不上资本市场对其需求,所以对外并购是必然的。”孙铁民还表示。

  巨龙铜业连亏三年

  由于青海前首富肖永明豪赌巨龙铜业最终陷入困境,巨龙铜业的归属备受关注。

  巨龙铜业成立于2006年12月,主营业务为铜矿勘探和开发,拥有驱龙铜多金属矿、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和知不拉铜多金属矿,其中,驱龙铜多金属矿和知不拉铜多金属矿已取得采矿权证,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已取得探矿权证并完成详查,目前正在申办采矿权证。

  驱龙铜多金属矿和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为一个完整的斑岩铜矿体;知不拉铜多金属矿为矽卡岩型铜矿。根据经备案的资源储量报告,三个矿区合计拥有铜金属量为 795.76 万吨,伴生钼金属量合计为 37.06 万吨,同时斑岩体中还存在大量的低品位铜 (钼)资源。

  2017年-2019年,巨龙铜业营收分别为37.02万元、52.66万元及52.16万元;净亏损分别为1.07亿元、1.80亿元及3.70亿元;总负债分别为69.65亿元、88.86亿元及96.17亿元。

  巨龙铜业持续亏损甚至令肖永明陷入困境的原因,在于建设周期过长,耗费资金过多。

  紫金矿业也表示,“巨龙铜业目前负债水平较高,本次收购完成后,将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安排增加资本金事项,确保项目建设必须的资本金需求,短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将有所上升;但随着项目建成投产,特别是项目实现盈利后,公司资产负债率将迅速下降。 ”

  安泰科首席专家杨长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驱龙铜矿迟迟未能投产,目前处于停建状态,如果项目拖的时间越长,不能产生现金流,资金支出压力也会越大,最关键的是缩短建设周期,尽快产生现金流,解决资金端的问题。”杨长华告诉记者。

  “巨龙铜矿的金属矿质地的情况要两面看,优势的一面是储量大,未来开采规模为国内第一,劣势的一面是品位偏低,所处海拔过高导致其原辅材料等配套成本较高,作业成本高。”杨长华还告诉记者,从成都至拉萨的川藏铁路正在建设中,预计将于2026年全线通车,此前将金属矿从西藏运出主要依靠青藏铁路和汽运,青藏铁路运输路程过长,汽运成本非常高,如果川藏铁路全线通车将能大幅降低成本。

  金矿续约遭拒收购偏爱铜矿

  对于紫金矿业矿业而言,黄金的生意也在今年遇挫。

  紫金矿业旗下的最大波格拉金矿因续约遭拒而被迫停产。2019年,紫金矿业矿产金产量为40.83吨,其中波格拉金矿的矿产金产量对公司权益贡献8.83吨,占公司矿产金总量21.6%;归属公司的权益营业收入为27.96亿元;归属公司净利润5.27亿元,净利润在公司六大核心金矿中排名第一。

  紫金矿业曾于2015年出资2.98亿美元收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合资公司巴理克(新几内亚)有限公司(下称“BNL”)50%的权益,每年按权益归属公司的黄金产量约为8吨。截至目前,公司已收回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波格拉金矿停产对公司黄金产量将产生较大影响,公司将加快陇南紫金等在产黄金矿山的技改建设力度,争取2020年矿产金产量与2019年持平。随着公司现有黄金增量项目产能释放,预计公司未来黄金产量仍可以保持良好增长。同时公司将继续关注市场机会,适时开展对在产黄金矿山的并购,进一步提升公司黄金产量。 ”紫金矿业彼时表示。

  但事实上是,紫金矿业的多元化布局铜业务也在成为新的增长点。2019年财报显示,其黄金业务销售收入占营收的57.98%(抵销后),毛利占公司毛利的30.94%。铜业务销售收入占报告期内营业收入的19.22%(抵销后),毛利占公司毛利的35.62%,来自铜业务的毛利已经超过了黄金业务。

  尽管今年1-4月,铜价急速下跌,但从3月下旬开始,铜价一改一路下滑的走势开启飙涨模式。

  杨长华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铜价上涨有基本因素存在,海外疫情加速爆发尤其是智利、秘鲁等铜矿大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持续走高,引发供应缺口的担忧,但不足以支撑目前的铜价高位;“国内的铜需求并未超出预期,但铜价高涨超出预期。”杨长华还分析。

  不过,杨长华认为,从中长期看,由于中国缺铜,缺口会一直存在,铜价低于5000美元/吨以下的可能性比较小,在现有成本下,维持在5000-6000美元/吨之间是比较均衡的价格,如果未来成本提升,价格重心也会随之上移。

  就收购高负债、持续亏损的巨龙矿业的业绩考虑;海外最大金矿“波格拉金矿”采矿权延期被拒公司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来缓解等问题,记者多次致电紫金矿业,电话未被接听,发至对方的采访邮件,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未被回复。


标签:

本类推荐